031afaf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专区 » 人妻女友 » 尹家嫂子和她的两个女儿

尹家嫂子和她的两个女儿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沒有帐号?立即註册
x
六八年我父亲从劳改农场出来,但是还戴着右派的帽子,于是我们全家跟着下放到农村。那时候农村最下面的组织叫小队,小队上面有大队,大队上面有公社,公社上面就跟现在叫法一样了县、市、省……
我们大队有六个小队,我们家下放地是六队,是全大队最贫穷的小队,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一年,年终结帐时还欠队里不少钱。
我们村老光棍很多,印象最深的是个叫尹庆高的老光棍,如果我沒记错的话,在我懂事时他好像已经四十多了。整天游手好闲,队里的人管他这种人叫二流子。应该跟当年的赵本山差不多,农活啥也不会,但是吹拉弹唱倒会不少。
最有意思的是粉碎“四人帮”那年春节前,清算一年来每家每户收益的时候,他和几个人一起表演了一个近似于现在东北拉场戏的节目,他扮演江青。在放了两个土豆在胸前,这当时在我们那里是非常有创意的。记得他这个节目一出,整个生产队的队部里笑声不断。
他有个叔伯嫂子,看上去是个非常正经的女人,那时候我才刚上学不久,那个女人因为和我们家住前后院,跟我们家关系非常好,因为她连声了两个姑娘,所以对我这个淘气的小子非常喜欢。
我记得事情是发生在我上学两年后的暑假,因为我们家的李子是那种桃型,非常酸的,我们叫桃李子。而她家的李子是那种鸡心形的,我们叫鸡心李子,非常甜。这个尹家嫂子知道我喜欢吃甜李子,就跟我说啥时候想吃自己过来摘。
那天下午,我从自己前院的篱笆墙翻过去,到她家后院的自留地里摘李子。李子树并不高,我三下两下就上去了,依靠在树杈上便摘便往嘴里塞。那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尹家嫂子家的朝阳的那铺火炕。
我看到令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情景:尹家嫂子脑袋靠在朝阳的窗台上,身子在火炕上,双腿分得很大,她什么也沒穿,白花花的大腿和白花花的奶子我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在她双腿间有个脑袋在一颤一颤地,当时还年幼的我因为出生在农村,农村人说话很少避讳什么,所以也知道这尹家嫂子一定是在和男人幹那事。好奇的我不敢出声,趴在树枝上观看。
因为距离的问题,并沒看清那个脑袋伏在尹家嫂子双腿间幹什么,也并沒有看见那个脑袋是谁的。因为尹家嫂子一项很正经,我当时以为是尹家嫂子和尹家大哥在做事。
过了一会儿,那个脑袋抬起来,似乎尹家嫂子说了句什么,那个被对着我的男人麻利地脱去裤子跳上炕去,站到尹家嫂子的面前。尹家嫂子坐了起来,伸手握住那个男人的下体,从我那里可以看到那个男的下体硬翘翘的。尹家嫂子用手撸动了几下,抬头对男人又说了句什么,那男人直点头,然后尹家嫂子将那男人的鸡巴就含在嘴巴里。
那男人似乎很舒服,摇头晃脑地,在这时候,我才看清那男人就是我们小队的二流子尹庆高,这让我吃惊不小,骤然想起今天小队里派出不少壮劳力去修大坝,这个尹家大哥体格非常棒,一般这种事情是跑不了他的。那么就是说尹家嫂子趁她男人不在家,跟自己的叔伯小叔“跑破鞋”。
这个发现让我兴奋得不的了,这种事情是我们农村家长里短话题最多的。
尹家嫂子给尹庆高吸吮了一会儿鸡巴,他似乎就受不了了,张着大嘴身体抖动,尹家嫂子停止吸吮,吐出鸡巴似乎骂了句什么,然后伏在炕沿上往地上吐着。
吐完后指着尹庆高的鼻子叫駡着,我实在是一句也听不到。
她骂了一阵子,就用脚去踢尹庆高,并抓起他的裤子往地上扔,似乎在撵他走。
尹庆高跪倒尹家嫂子面前不住地哀求,并时而还双手指天,看样子是在发誓或者答应尹家嫂子什么事情。
渐渐地尹家嫂子不骂了,用脚拨弄几下尹庆高的鸡巴,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,不知道又说些什么,尹庆高直点头。
于是尹家嫂子一脚将尹庆高踹倒在炕上,她扑了过去,伸手攥住他的鸡巴一阵撸动……
好半天,尹庆高的鸡巴又硬了起来,尹家嫂子跨上去,骑在他身上开始上下运动。尹庆高似乎很兴奋,伸手在尹家嫂子的奶子上捏着,有时候捏重了就换来尹家嫂子一顿掐,掐得尹庆高嗷嗷叫着。
那时候的我也沒有的时间观念,也记不得尹家嫂子耸动了多久,她从尹庆高身上下来,躺到炕上,尹庆高跪在她双腿间,扶着鸡巴插进她双腿间,身子一前一后地运动着……
在他运动中,尹家嫂子抬起双脚,一只搭在他的肩头上,另一只踩到他脸上,还一个劲往他嘴巴上凑。尹庆高扭动着脸躲闪了几次,尹家嫂子似乎很不高兴,就收回他肩头上那只脚去踢他,似乎要把他踢开。
尹庆高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,尹家嫂子才不踢他了,尹庆高将尹家嫂子放在他嘴巴的那只脚捧起来,用舌头在上面像猪吃食一般地舔舐起来……
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,尹庆高哆嗦着伏到尹家嫂子身上,屁股一上一下地颤抖了几下,就不再动了。
尹家嫂子紧紧保住他的后背,也是浑身颤抖。
过了一会儿,尹家嫂子不再颤抖了,将尹庆高推开,在他光光的屁股上拍了一把掌,然后下地走出去。
从这屋出去就是厨房,从我这里看不到。
尹庆高爬了起来,似乎很累,一个劲地喘着。他穿上裤子也推门出去了。
我以为沒节目看了,正要下树,就看到尹家嫂子端着一个脸盆进来,放到一个凳子上,双腿跨上去,往下体上撩着水。
她洗下身时抬头发现了我,脸色顿时变了,走到窗前,“啪嗒”把窗户关上。
我也知道她看到了我,心里非常害怕,自己也不知道害怕什么,急匆匆地回家去了。这事回家我也沒敢跟爸爸和妈妈说。
第二天下午,我在我们家后面的山沟里放猪,猪在山坡下拱地吃草,我躺在山坡上晒太阳。
这时候尹家嫂子来了,她坐到我身边,我有些心虚的想流,她一把扯住我说:“害怕我吗?你发现了我的秘密,我应该害怕你才对!”
是啊!我为什么要怕她呢?是她偷人养汉啊!于是我乖乖地又坐下,心里也不在那么害怕了。
“你看到嫂子跑破鞋了,你告诉你爸妈了吗?”她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“沒有!”
“也沒跟別人说?”
“沒有!”
她长长出了口气,说:“嫂子求你別跟人说,你大哥知道会打死我的。”
“大哥对你不好吗?”
“也不是,主要是嫂子贪心,那二流子总往外跑,能弄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嫂子就是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。”
我不太明白,也沒搭茬。
尹家嫂子四下看看,然后伸手在我裤裆上摸了一把说:“小鸡鸡还沒长成呢!嫂子让你给保密也不白用你。”说完,她又拉住我的手往她怀里带,“嫂子让你摸摸奶儿,也给你摸摸屄!嫂子先欠着你的,等你小鸡鸡长成了,嫂子的屄给你肏一回。好不好?”
她握着我的手去摸她奶子,肉唿唿地软软的,对于我那年龄段也说不上兴奋,就是觉得挺好玩的。
然后她又拉我另一只手塞进她肥大的裤子中,那时候农村哪有穿买的裤头,都是自己用商店买的布头拼凑的大裤衩子,所以从她裤子的腰部很容易就伸进去。
我记得她那里毛很多,也很硬,有点扎手。
我也是好奇,跟她说:“嫂子,我想看看!”
“看吧!”她站起来走到一棵大树后面,解开束腰的布带把裤子和大裤衩子一同退到屁股下面,双手拎着裤腰靠在树上。
我过去蹲在地上,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屄。那条缝很长,两个肉片又肥又大,颜色有些发黑。
“你可以扒开看看里面!”她低声细语的说。
我用手指扒开那两个肉片,里面的颜色就好看多了,白里透红,用手指触碰一下那嫩肉,滑滑腻腻的。
她说:“看见那个孔了吗?等你的小鸡鸡长成了,嫂子就让你的小鸡鸡进去撒泼尿!”
“嫂子,为什么要在这里撒尿啊?”
“因为那样舒服啊!”
“哦!”我还是不明白,但是也沒深究下去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“嫂子,你为什么让他给你舔脚丫子啊?”
“嗯……嫂子舒服啊!”
就这样我结束了第一次和女人的亲密接触。关于这件事也成为我和尹家嫂子之间的一个秘密。
第二年夏天,也就七八年我父亲平反回到县城,我们全家也跟着回去了,但是尹家嫂子“跑破鞋”那件事情一直沒有忘记。
直到我十六那年,六队跟我们家相处的很好一户也是姓尹的人家大儿子结婚,由于父亲那时候工作很忙,妈妈和我回去赶礼,再一次见到了尹家嫂子。
她沒什么变化,已经是原来的样子,只是看到我时格外多看几眼。我那时正处在青春期的阶段,想起往事,对她也格外关注。
因为我们有好几年沒有回去了,那户人家的主人不让我们走,要留我们在他家住两天,妈妈沒有工作,我又正赶上寒假,所以盛情难却之下,妈妈就同意了。
农村的婚宴从中午开始一直到晚上很晚,到晚上九点多钟时,尹家大哥还在酒桌上拼酒,那家主妇拉着妈妈在聊天,我就有些困了。
尹家嫂子跟我妈妈说:“这里这么吵,大强也睡不好,不如让他到我们家去睡吧!”
自小尹家嫂子就对我非常好,妈妈也沒说什么就同意了。
跟着尹家嫂子到她家后,我沒有看到她的两个女儿,一问才知道她的两个女儿寒假去外婆家玩了。
尹家嫂子铺好炕,让我坐到炕上,然后打来一盆水,亲自给我洗了脚,洗完给我擦干净时还在我脚背上亲了一口说:“我们的宝贝儿大强长成大小伙子了,这如果在街上遇到还真不敢认!”
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嫂子沒啥变化!”
“真的?沒老?”
“沒老,还那么俊!”
“啧啧啧,大强还会奉承人了呢!”说完,尹家嫂子面带喜色端着盆出去。
2016-08-15_194412.jpg (67.13 KB, 下载次数: 0)
下载附件
 保存到相册
2017-7-4 19:43 上传
我靠在墙边想着尹家嫂子以前对我说的话,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,她把我接到她家来住,她还会不会记得以前自己说过的话了呢?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就学会了手淫,幻想的物件就是尹家嫂子。
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尹家嫂子进来了,她手里又短了盆水,拿过一个板凳放在炕沿下面,水盆放到上面,沖我找找手说:“你过来!”
我不知道她要幹什么,但是还是挪动屁股凑了过去,她说:“你把裤子脱了!”
我犹豫着,她看着我说:“还不好意思呢?你小时候我还把过你尿呢!”伸手就来接我的裤带。
我连忙按住她手,她说:“怎么嫌弃嫂子了?”
“沒……沒……沒有啊!”我的手虽然还按着裤腰,但是已经不那么坚持了,她麻利的解开我的裤带,将我的裤子往下脱。因为里面穿着棉裤,所以不太好脱,在我下意识的配合下,让她把我裤子脱去。接着她又将我的衬裤和裤衩一起脱去,我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面,因为我的鸡巴已经硬了,她看着我吃吃笑道:“我们的大强真的长大了哟!”
然后她将毛巾在水盆里沾湿,在稍稍拧一拧,“你把手拿了,嫂子给你洗洗小鸡鸡!”边说边用一只手来抓我的手,我按住不放,她微微一笑说:“听话!”
我咬咬牙,将手拿开,她用湿毛巾给我擦起鸡巴,虽然尹家嫂子的手很粗糙,但是到底是女性的手啊,扶着我的鸡巴用温热的湿毛巾仔细地擦我鸡巴的时候,我的鸡巴一跳一跳。
她用毛巾给我擦了两遍后,将板凳挪走,把水盆放到刚才板凳放的地方,然后她解开她的裤带,一下子就连棉裤带衬裤内裤一同退到膝盖处,然后蹲在水盆上方,一只手伸到下面“哗啦!哗啦!……”地洗起她的下体。
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,她扯了扯我的腿说:“你往前坐一坐!”
我往前挪挪身子,双腿就垂在炕沿下面,屁股就坐到炕沿上。
尹家嫂子身后握住我的鸡巴,说实话,那个时期我正在发育,鸡巴不是很大,勃起时不过十二三公分,她一只手握住只留龟头在外面,因为自己手淫过,所以包皮已经包不住龟头了。
她轻轻地柔动着问:“自己弄过?”
我羞涩万分,也不想隐瞒她,就点点头。她又问:“多长时间弄一次?”
“两三天吧!”
“你正在青春期,手淫很正常,但是不能这么频,听嫂子话,每星期只需弄一次,好吗?”她说话的语气非常温和。
“嗯!”我用力点点头。
“真乖!”说完,她用另一只手将身下的水盆移走,然后脑袋凑到我的胯下,一下就含住了我的鸡巴。
那一瞬间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天旋地转的,差点栽倒下地,幸亏她另一只手扯住我的胳膊。
鸡巴在一个温暖的腔室里,被她的双唇紧紧夹住,还有一条软软的舌头在上面舔舐。
现在想起来很丢人,大约也就一分钟左右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,双手按着尹家嫂子的脑袋,“啊!”地一声,全射在了她的嘴巴中。
我射精的时候,她含住我的鸡巴一动不动,一直等我射完,才用力的咂了几下,似乎要将鸡巴里面的东西都给咂出来一般。然后吐出鸡巴,喉咙有明显吞咽的声音,说:“童子鸡的雄真好!”
她站了起来,对我说:“你先进被窝吧!別凉着!”然后弯腰端起水盆走了出去。
我脱去上衣,还保留着衬衣转进了被窝中,听到外屋传来房门落拴的声音,接着她就回来了,“啪嗒!”拉灭电灯上了炕。我也不敢往她的那个方向看,只是听到一阵淅淅疏疏脱衣服的声音,然后被窝的一角被掀开,她钻了进来,带进来一股凉气。
“嫂子的身子很凉吧?”一双手臂搂住我,一具带着凉气的躯体贴到我身上。
“还……还好!”
“转过来!”她贴着我的耳边说,“你大哥喝醉了酒,得哪睡哪,今晚不会回来了。大强,让嫂子兑现以前说的话吧!”
我一阵阵激动,转过身来时就被她紧紧搂住,“嫂子……”我低声的叫了一声,将脸贴在她赤裸的胸前。
“大强,我肉肉啊!”她一手搂着我,一手伸到我的胯下握住我的鸡巴,“大强长了一根肉唿唿的鸡巴,真是可爱死了!”
她只是轻轻的撸动了我鸡巴四五下,我的鸡巴又站立起来,“大强,想嫂子沒有?”她亲吻着我的脸蛋问。
“想……”
“想嫂子什么?”
“想……嗯……”
“想什么?”
“想嫂子跑破鞋!”
“你个傢伙,跑破鞋那词不是什么好词,你……算了,你爱说就说吧!那嫂子问你,想跟嫂子跑破鞋吗?”
“想……”
“你手淫的时候是不是想嫂子?”
“是!”
“真的吗?”她将搂我的那只手抽回去,把着她一只丰硕的奶子往我嘴边送,我一口就含住了,用力地裹吸着她的乳头。
她的奶子很大,但是有些松弛,依旧是软软的。
尹家嫂子扯了扯我的胳膊说:“到嫂子身上来。”
我翻身到她身上,她扶着我的鸡巴放到她的屄上说:“进来,进来看看嫂子的屄跟你想的一样不一样。”
我的鸡巴在她引导下插了进去,里面很滑也很温暖,她将双腿盘到我屁股后面,“动,动动!”
以前看过手抄本的《少女之心》,也懂得性交是要抽插的,所以我一边含着她乳头吸吮,一边挺动屁股在她屄里抽插,当时心情非常激动,终于肏到女人了,终于可以去验证《少女之心》中所描述的性交的快乐了。
可能我鸡巴太小,或者是因为她生过两个孩子,又加上尹家大哥的常年肏幹吧,所以感到她屄里很松弛,抽插中完全沒有感觉到小说中写的那种紧握感。
“哦……大强……哦……使劲……小伙子真勐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样地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使劲肏……啊……啊哟……大强鸡巴真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是使劲肏……肏嫂子……肏嫂子小骚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肏我小屄心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大强真厉害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尹家嫂子哼哼唧唧地浪叫着,双腿时而夹紧我的屁股,时而松开,下体还一个劲地往上挺动。
越肏她屄里的水越多,也就越显得屄腔松弛,由于刚才在她嘴巴里射了一次,所以我这次抽插了挺长时间也沒感到有要射精的意思。
她似乎察觉到这一点,低声问我:“是不是嫂子屄太松了?”
“不……不是呀!”我也沒肏过別的屄,所以也不敢保证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“一定是的,你大哥都说我屄松!”她边说边伸手按着我胸口上,“你先出去!”
我将鸡巴退出来,从她身上下来,她伸手从扯过枕巾到胯下擦了擦,“嫂子太敏感了,水太多了!”
擦完后,她再次让我爬到她身上,我接着肏她。